Menu

让学术文章变得更有创意的建议

2020 / 1 / 24

2639

0

问题:该如何为我的论文想个有创意的标题?

-南京大学博士生

 

让学术文章变得更有创意:建议清单

 

Karl Popper曾说过令人记忆深刻的话:“产生新想法是没法用逻辑方法套用的,也很难逻辑性地重建创造的过程”。这是真的,因此这边的所有建议都只能促进或刺激您的思考。当然,关于如何在研究中更有创意或创新,并没有特别的秘诀,更别说要提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法了。

 

反之,我希望藉由将所有方法整理成一套有组织的建议清单,欢迎读者尝试,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就像在餐厅一样,您不会菜单上的每一道菜都点,而是将它们视为推荐给您的选择。在此提出的建议可以帮助一些人找出在学科领域中更进一步,并且适用他们研究的方法。

 

  1. 冒险尝试创新思考

 

曾有人说过:“你无法两步就跨过峡谷。” 因此,对于看起来风险过高的方法,我们通常会避免,进而采取较安全的方式,例如选择远处的桥梁长途跋涉到达彼岸。在学术领域中,安全的做法就是刻意进行过渡宽泛的文献搜索,并且仅凭表面理解在文献中抠出琐碎的差异,来区别自己的研究。

 

然而事实上,新的想法不会自己浮现在文献中,即使透过不断搜寻和大量文献回顾也难以找到(系统性文献回顾有时能得到意想不到的见解,算是个例外)。对研究者来说,这意味着,如同Arthur Schopenhauer敦促我们的:“不要读,去思考!”

 

当然,您的想法本身必须展现足够的学识与成熟度,以符合您的专业背景。但是,如果某个领域的知识没有刺激人们去重建或改变关注的方向、改变假设或重新进行评估分析,是碰撞不出新意的。有时候,天马行空,甚至有点天真的思考模式,反倒是有用的。虽然得到的想法不见得可以实现,但就像Linus Pauling所言:“得到好主意的最好方法,就是让自己尝试各种可能。”

 

较糟的情况是,许多学者因为害怕写下十个不好或不成熟的想法,反而错失一个很棒的想法。如同William Emmerson所称:“在每一件天才般的作品中,我们都能发现自己曾想抛弃的想法,但它们终会带着陌生的美好回到我们身边。”

 

在思考什么事情“可能正确的,或可能错误的”时候,人们经常遇到一些困难,Edward de Bono还为此写了一整本书。这本书提出一个可以及时记录您的想法状态的方式,来协助您之后回头搜索。此方式还有类似“健康警示”的功能。我一般使用不同的问号个数来表示每个想法或论点的可用性。

 

?/ = 可能正确-进一步确认!

?? = 可能是错的,但值得留下

??? 非常可能是错的,但很有趣

 

记住,我们总是容易忘掉自己曾有的好主意。如同Blaise Pascal所述:“机会可以激发想法,却也泯灭想法,世上没有任何技巧能用来储存或取得我们的想法。”“一个想法从我脑中溜走。我想要将之写下。尽管它已从脑海溜走,我还是努力抓取并记录下来。”

 

  1. 更严谨地看待事情

 

即使是科学,也很常压制或消除那些不符合普遍解释典范的“难题”,因此,愿意根据现实但却批判性地探索或挑战某个正统观念也是很重要的。虽然采取批判性的立场可能会令人不舒服,尤其是在STEM科学领域中,期刊审稿人特别厌恶对既有学术成果的批评。

 

建议找出未说明的前提、可争论的“初始论点”或假设,即使这些前提、论点或假设的结果都尚未被明确考虑。

 

John Maynard Keynes指出,“困难不在于新的想法,而在于从旧有想法中脱离,这些旧有想法伴随着我们长大,早已渗透到我们思想的每个角落。”因此,要去追溯不同假设所产生的结果。在许多情况下,不切实际的假设或方法的限制实际上不会有太大的含意。

 

看起来很大或重要的初始影响实际上可能会减弱,或随着时间变化,对于模型结果不会造成太大改变。但在其他状况下,改变假设或测量错误的成果可能会在多次重复之后成长茁壮。

 

Thomas Edison指出,“要不断追寻其他人已经成功使用过的新主意。只有当您将想法应用于某个问题时,这个想法才必须是原创的。”因此,在其他领域找到好的主意并想办法转之做为己用,是个能够奏效的方法。

 

  1. 放宽眼界

 

当然,学者和科学家必须阅读大量期刊。但要记得的是,任何您在期刊中看到的,都只是“遥远的星光”,它只告诉您例如三年前的STEM领域进展到哪里,或是四年多年的社会科学是什么样貌。

 

此外,由于数字管道使得可引用及原创研究被广泛传播,所以现在比起过去能阅读更多相关的期刊。将您使用的文献搜索方法记录下来,让自己之后能重复使用这些复杂的布尔检索(Boolean searches),或调整成功的检索过程让它适用于新的搜索目标。

 

除了期刊,您现在也需要浏览学术博客(尤其是许多作者共同经营的博客),关注学术型的推特号、xArchiv以及其他现代形式的数字学术研究。此外,也要经常查阅研讨会论文并使用Google学术搜索、Scopus等其他搜索引擎或数据库。

 

应多参与研讨会,尤其是在博士生和早期职业研究人员的阶段。毕竟您已经在博士生涯中投入了三、四年,或是在博士后研究中投入了两、三年的时间,最好去了解您的研究领域正在往哪个方向前进。

 

加入 Google Scholar Citations(GSC)、Research Gate 和Academia.edu,并关注所有研究领域与您相似以及您所仰慕的学者,以便在这些学者发表新作品的时候能收到及时通知。

 

GSC的“我的更新”是个省时的功能,能根据您发表和引用的文章,向您“推荐”相关的研究。若您有发表一些研究,最好也关注那些引用您文章的人,他们可能有些好东西是您可以运用的。

 

同时,也可以关注自身学科之外的其他领域,像是其他STEM学科、社会科学或人文科学,尤其是资源较易取得的博客或学术交流形式,看看自己是否能从其他领域获得一些不错的想法,并将这些想法融入自身研究,以刺激更多思考。

 

此外,也得看向学术圈以外的地方,像是多个作者经营的博客、报章杂志和文化趋势。与客户、从业者和咨询人员接触也能够激发创新的观点。

 

事实上,在使用学术和科学成果方面,越是“天真”的使用者反而会提出非常具有原创性的问题,因为他们较不受过往专业训练的束缚,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1. 写下您的想法

 

要注意,我们经常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为自己设限,那些限制虽然微小却束缚我们。应让自己发展更多想法,并把所有想到的都写下来以解决前述的Pascal问题。

 

立刻将您的想法和第一印象记录下来,且要确定自己可以再次找到这些纪录,例如使用计算机上可以全文检索的笔记档案(notes archive)或某个专门的软件,而非只是随便写在纸上或笔记本上,导致纪录难以搜寻。

 

不过,仍有一些证据显示,以书写,素描或涂鸦等方式记录想法会比使用计算机软件来得更好。

 

无论选择哪种方式,都不要只是让想法不断在脑中盘旋,然后担心它们会离您而去,这样会导致您不断去想同样的六、七个想法,再也得不到更多想法。您应该做的是,无论这些想法有多粗浅,都先将它们写下来,尝试条理分明地阐述它们,之后再想办法将它们组织起来。

 

先避免批评这些新的想法,也不要一个一个去检视它们的可行性,因为这可能会让您删除太多想法,而错过它们彼此间的连结。试着一次呈现所有的想法,只有在您要寻找想法之间的连结或潜藏的“黄金内容”时,才去检视,评论它们。

 

发展您的直觉,且以建设性的方式使用非学术情感或专业承诺,以驱动您的创意。使用模拟、隐喻、图像、小原型来激发直觉式解释,即使是在非常技术性的领域也可以如此。坚持不懈也十分重要,因为见解的发展是需要时间的。

 

Hannah Arendt说的很好:“每个想法都是事后的想法。藉由重复想象,我们去除了感官受到的刺激。只有在这种非物质形式下,我们的思考能力才能开始关注到这些原本错过的数据….你会先看见,然后才能了解。”

 

  1. 做有建设性的自我批评

 

在发展想法并记录所有可能相关的想法之后,才开始针对这些想法进行过滤和批评(发展想法和自我批评必须分开进行)。不要在脑力激荡产生一堆想法之后立刻就批评这些想法。从整体的角度将不好的想法从好的想法中区分出来。沉浸在一个主题中并产出很多想法,但在您发展出完整脉络以前,不要抛弃任何一个想法。

 

接着便是严肃看待想法不一致的状况。将您的想法结合起来或系统化,使它们一致,或看看是否能将这些想法引至新的方向。聚焦于一个问题,而非知识间的落差。困惑可以是机会,落差也只是个空缺,它们的存在都可能有很好的理由。不要像在评量或批评实质性论点一样提出过多问题。

 

让几个想法彼此竞争。为每个想法开启一个档案,并在一个月内将想到的都加进去。之后,检视每个档案,看看哪个想法较充分或更有潜力。

 

如果您有个A想法且没有其他想法可供选择,则您会过度认同A想法,在应该需要往前一步的时候仍紧抓着它不放。但如果您让A想法与B想法同时竞争,这代表您有数个选择,而您通常会做出较佳的决定。

 

当您要开始向其他人解释新想法的时候,应把重点放在想法如何呈现,别让瑕疵掩盖了真正的见解。试着在阐述想法过程中,利用细节反映并引导出更宏大的想法,让人以微知著。

 

  1. 做好心理准备,创新的过程充满起伏

 

所有学习都有一种固有的辩证法:要从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您必须先忘掉您认为已经知道的东西,面对一个让您感到不舒服的事实:您对于正在进行的事物一无所知。

 

André Gide观察到:“如果不愿意在空旷的海上独自一人,便很难出发寻找新的陆地。”“创意的肌肉”必须经历撕裂,才能变得更为强壮。这可能会造成较高的心理成本,且有时会令人沮丧。不过,人们在较不担忧的情况下才是最有创造力的。

 

“创意的条件是感到困惑、保持专注、接受冲突与紧张情绪、每天重获新生,且感受到自我意识,”Erich Fromm如是说。Carl Jung进一步指出:“新东西的创造并非由人的才智所完成,而是由出自内在需求的玩乐本能所趋使而成。创意思维是基于喜爱的事物而得以发挥。”

 

您必须在心理上具有安全感才能进行创新,因此,您在创新时所面临的风险必须在您可承受的范围内。可以有点过于乐观或野心勃勃,但也要做好救护措施。

 

万一您想达成的突破或有潜力的新见解最终没有达成、产生时,至少有个后盾可以依靠。试着确认并建立后补选项:也就是“第二好”的结果,不要让您的整个博士或后博士研究只依赖一个创新结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创意思考的努力将有望带来回报。

期刊要求我推荐我的论文审稿人,该推荐谁?
让学术文章变得更有创意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