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教授没教的事:非学术就业市场求生法则—您如何应对的诀窍

2019 / 11 / 29

207

0

问题:我不太确定能否成为教授,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想在学术界谋生,然而,我不觉得在研究生期间学到的和我的教授能让我做好准备,进入非学界职场。针对这个问题,我能做些什么?

C-G T.—某

 

回答:

大多数的年轻研究者会在学术界以外找工作。不过,大多数的教授则专注在学术成就和科学卓越上,有些教授害怕把年轻科学家变成“市场奴隶”,有些则觉得自己不够格训练学生进入非学术市场。多数大学会投资大量的金钱和功夫去训练博士生和博士后,让他们足以应付非学术的就业市场,但是有大多数的年轻研究者不觉得他们准备充足。

 

为什么大学要满足年轻研究者的这些需求会如此困难呢?

 

大学有互相冲突的课题

 

大学最大的挑战之一是整合相冲突的课题,如一方面让博士生和博士后做好进入职场的准备,另一方面要产出禆益全人类的创新研究。博士生和博士后接受资助和聘雇,产出优秀的科学结果。许多的赞助组织只允许有限度的非研究活动,如教学或跟课。

 

所有赞助组织的目标是创造科学卓越的成果,这是他们的社会课题。科学界必须产出新的知识,藉以发展新的诊断方法和更有效的疗法,为了商业和享乐开发新科技,也为了更进一步了解人性。换句话说,花在非科学产出的每一分钟,都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另一方面,政治上的利益相关者有一股日渐高涨的呼声,要求学生能更好地做进入职场的准备—尤其是在经济低迷的时候。因此,本科生和硕士生应该尽快完成学业和研究,找到工作,对经济有所贡献,还有缴税。由此可见,博士生显得相当奢华,科学机器需要他们作为“必要之恶”,但是他们一样应该准时完成研究,快速找到工作,对经济有所贡献,还得缴税。

 

怎么办?做好心理准备,您的导师和大学两方会给您相冲突的信息,提早决定好在您博士毕业或博士后结束之后,目标是什么样的工作。

 

追求卓越的学术表现还是职前的培训?

 

大学在处理这个难题上感到头大,主要是因为科学卓越和就业培训要整合绝非易事。着重科学卓越,会培育出适合领导学术研究团队和追求学术职务的年轻研究者,而着重就业培训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不属于研究的支出。

 

怎么办?主动出击,找出就业和学术间的良好结合比例,若您作为博士生或博士后的工作产出达到优异的程度,导师会较容易接受您参与就业培训的课程或研讨会。但是,请注意,教授一定会留意底下的博士生是否有做好足够的研究工作。

 

教授提供年轻研究者非学术就业市场的培训需付出代价

 

教授给予博士生和博士后为非学术市场准备的时间太长的话,学生花在研究计划上的时间就会相对减少,也就是说,论文产出和这名教授的事业会遭殃。这样的情形尤其与还没拿到预备终身职(tenure-track)的年轻教授息息相关。

 

就我所知,针对会为研究团队成员准备非学术就业的教授,没有一所大学有相关的奖励系统,但是即使教授有意愿提供年轻研究者相关的准备,目前尚未有大量的参考模范和蓝图,因此,培训的工作就落到就业指导中心和研究生院上。

 

怎么办?教授会因为科学卓越得到奖励,这是他们的工作,选择导师时,选感觉起来会对自己指导的博士生和博士后的职业负责,且无条件支持的教授。

 

创造出“市场奴隶”是邪恶的

 

有时候,学术界非常不愿将年轻的研究者栽培成适合业界的样子。有的教授不想将学生转变成“市场奴隶”,虽然这样的态度令人敬佩,但是对年轻研究者不太有利,因为如果这些研究者无法幸运成为少数的终身教授,他们对后半辈子的职业准备是不足的。

 

为非学术就业市场提供培训是浪费资源

 

怎么办?选择导师时,选择。

 

教授的能力不足以帮年轻研究者为进入非学术职场进行培训

 

这种情境下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许多教授这辈子从没在学术界外工作过。在博士后顺遂的工作中,发表了多篇重要研究,也建立了充足的人脉,得到某间大学赏识,获得预备终身职。好不容易度过预备终身职的阶段,他们“终于”在学术界得到终身职,在该职位上待到退休。

 

有些教授可能会有些自大,瞧不起非学术的工作。最理想的情况是他们有业界或国企的经验后才回来学术界。其他人则是至少有产学合作的经验,大略知道某些决策过程。

 

怎么办?别指望您的教授会给您与非学术职场相关的可靠信息。

 

教授不够格但就业指导中心够格

 

大学想要教授努力争取科学卓越。他们的工作不是训练您求职,让您进入非学术职场。同样地,他们也没接受过相关的系统化教育训练。这份差事归就业中心和研究生院管,他们也通常做得很好。

 

怎么办?确保您的导师满意您的生产力和专业技能的课程表现。大多数专业技能也会使您的科学产出增加,也可能为发展领导力铺路,这可能会在未来担任的任一职务派上用场。

 

产学合作很适合训练但是有许多注意事项

 

让年轻研究者接触非学术劳动市场的一条大路是与产业界合作计划。年轻研究者从业界环境下的产业计划的工作中获取经验。不幸的是,这类合作计划很难赢得资助,产学合作需要发展好几年,也需要建立在互信上。

 

最理想的情况是合作计划迎来业界对学术研究的资助。缺点是产业计划通常不会带来高影响性的出版发表,一直都存在着知识产权的问题,而这甚至可能阻碍研究的出版,产业对特定研究领域的兴趣也可能在几个月内突然变挂。

 

此外,只有一小部分的年轻研究者想要在合作的企业底下长期工作。因此,产学合作是个让年轻研究者接触职场的好模式,却不是个适合扩展的模式。

 

年轻研究者不想做好进入非学术职场的准备

 

最后,年轻研究者未能做好进入非学术职场准备,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自身的态度。有趣的是,许多年轻研究者没考虑过毕业后的职业,一直到他们博士生生涯的最后一年,才开始思考。

 

比利时的ECOOM资料指出大约30%在自然科学、工程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年轻研究者会继续学术职业,大部分是博士后的身份。结果他们只能兴致缺缺的跟课,参与能让他们接触非学术就业市场的活动。

 

怎么办?确认清楚,决定自己想留在学术界或是主动取得非学术职场的信息。不要等到博士后或博士生生涯的最后六个月才开始考虑—及早开始!

 

学术职业中心是很好的初步解答

 

典型的博士生或博士后培训只不过是擦过非学术职场的一点边罢了。在过去十年来,大多数的大学增加了第二层培训到博士生的系统性教育中(课程和就业中心)。

 

可转用技能如今已成为博士生培训的一部分,也有越来越多的博士后参与了领导技能的课程,现在有多种课程规划,可让年轻研究者接触业界、引介他们“创业家精神”、帮忙制作更好的自传和简历、准备好精彩的工作面试、与人事顾问进行一对一讨论,并且学习企业和公部门职业的相关知识。

 

怎么办?利用上述这些机会,尔后您若持续就任于您的职业时,可以当此类的教育大使,教年轻研究者该怎么做。

 

参考来源: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84130

营销研究论文的选词
我该在哪些情况下回避审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