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何解决挂名作者问题

2019 / 8 / 16

1470

0

问:

 

我即将投稿的一篇期刊论文,教授要求我在论文署名中新增加几位“共同作者”,即协助提供患者样本的协助单位负责人、学校管理高层、最后一位我甚至没见过。在我的论文中加入这些“挂名作者”,让我感觉自己在说谎,请问我该怎么办?

 

─某大学医学系博士生

 

回答:

 

博士研究生经常纠结于,是否应将对研究没有直接贡献或根本没有贡献的协助者列为共同作者;特别是仅提供设备、患者样本、基因改造有机体的合作伙伴,更容易引起争议,对于这种状况,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呢?

 

伦理派学者的建议不受欢迎

 

拿这问题去问伦理派学者,答案是必然的:仅提供设施、患者样本、基因改造有机体的协助者应不视为作共同作者,而应出现在致谢名单中。对于这样的回答,博士研究生怕是不敢苟同,典型的反应是:“好棒喔!但您真的认为,我应该通知系主任说他不会出现在我论文的共同作者里吗?我可不想惹事”、“如果我不将XX列入共同作者,他便不会再提供我研究所需的患者样本,而这代表我将无法完成……”

 

现实面重于纯道德?

 

换言之,博士研究生经常处于两难的境地:一边是学术伦理,另一边是指导教授所谓的“务实”,即不恰当的将协助者列入作者名单,有时甚至要求博士研究生列述每位协助者的“贡献”(现今许多期刊,特别是生物医学期刊,会要求提供这类描述)。最后往往是务实主义占了上风。不过,难道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吗?

 

我该遵守什么规则?

 

判定署名作者,有什么标准可以依循呢?国际医学期刊编辑委员会(ICMJE)提供了一套标准,旨在帮助研究人员判断哪些人具备署名资格,而哪些被列入致谢名单就好了。

 

 

ICMJE建议“所有署名作者都应符合以下四项标准,并且所有符合这四项标准的人都应列为作者。”

一、对于作品的概念或设计,或是作品中数据的采集、分析或解释方面有重大贡献。

二、参与作品草稿初拟,或是曾针对重要内容做过关键性修改。

三、为待作品的最终版本进行最终批准。

四、同意为作品的全部内容负责,曾确认过所有内容的准确性与真诚性。

 

愿为最终版负责

 

以上的第三与第四点都涉及义务和责任的问题,许多人不明白这两项在学术舞弊案中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实际上,一旦被质疑学术舞弊,所有作者将承担连坐责任,即使有署名作者对可能的舞弊行为并不知情。所有作者都将接受调查,以查实是否有参与故意造假,或是因疏忽而发生不当学术行为。

 

问题的症结点在哪?

 

ICMJE指南同时指出“不符合上述四个标准的协助者,不具论文署名资格,但应予以感谢。”换言之,不具署名资格的协助人员,可以出现在论文的致谢环节。但这也意味着被致谢者不被认为对论文有学术上的贡献

 

具体而言,以下人员不具作者资格:

一、仅提供技术协助、实验室空间和试剂的贡献者──即使他们的贡献是不可或缺的。

二、仅协助论文改写并提供改进意见的贡献者──即使此类贡献花费许多时间、精力、背景知识等。

 

署名作者有什么涵义?

 

伦理派学者必不会认同“作者身份是职业生涯的投资”的观点;于他们而言,论文中注明的作者姓名、通讯作者与隶属关系,不只是作者用于晋升的工具,更是为读者提供必要的信息,这也是期刊论文的初衷。举例来说,对于想发问的读者或感兴趣的媒体,作者的通讯信息提供了联系的渠道;透过隶属关系,可让隶属的机构吸引到更多感兴趣的人才等等。

 

说到底,什么是“挂名作者”?

 

依据上列原则,对研究没有“实质贡献”但却署名为“共同作者”的人,被称为“挂明作者”,但“实质贡献”的定义却很模糊。常见的挂名作者有单位领导(部门负责人、院长、校长等),或提供患者样本或高科技设备等的协助者。这类共同作者未必在投稿前详读过论文。一般而言,挂名作者有以下几种类:

 

一、根本没有贡献(例如朋友或是重要的利益伙伴),无疑是挂名作者。

 

二、高位阶的人提供了一般性基础设施──争辩开始,有些人认为不具实质贡献,但在许多国家仍是一种惯例。

 

三、争辩最激励的是提供具体研究资源(患者样本、动物模型、技术等等)。许多人认为,尽管不符合ICMJE的标准,但此类贡献也值得挂名共同作者资格。

 

要说谎?还是开启规则战争?

 

若没有这些协助者的帮助,许多学者便无法完成之前及后续的研究,因此多数人无视ICMJE的标准,以致挂名作者层出不穷。这也意味着,署名标准是否被广泛认同、尊重是杜绝挂名作者的关键。这个问题解决之前,年轻学者依然面临是否迁就潜规则的两难处境。年轻学者何去何从?

 

解决之道:请贡献者拿出知识性的贡献

 

要解决这个难题,我个人的建议是:博士生该要求不完全符合第一或第二点标准的协助者,提供“实质知识贡献”。年轻学者应同指导教授讨论,定义出“实质贡献”的门槛。以另一个角度来看,除了技术贡献,少量但实质性的知识贡献也符合共同作者的资格,这当中存在相当大的弹性。试着要求贡献者达成下列两点:

 

一、分担数据解释工作。

二、以批判角度修改论文。

 

据我所知,有企图心的贡献者很乐意为此效力,因为他们需要合作作品累积。这样一来,不再是挂名作者,而是真正的共同作者(根据ICMJE四点标准)。我所询问过的几位伦理派学者,也认同该策略。当然,这样的方法不适用于那些不想贡献,只想要名气的挂名作者们。

如何跟指导教授当面讨论更有效率
教育领域学术论文中常见的单词误用